英雄和人民,谁更能影响历史进程

英雄和人民,谁更能影响历史进程

首先明确定义,以下讨论内容中,认为英雄指杰出的科学家、政治家等能够在历史中留以姓名的人,群众指社会中不知名的、主要进行重复性劳动的广大人民群众。

我的观点是,在现代科学大发展之前(牛顿提出经典力学架构之前),群众的作用是根本性的;在现代科学大发展之后,英雄决定了历史发展的方向,也决定了群众生活劳动的命运。

在现代科学技术大发展之前,群众对历史发展起着最根本的作用。在王朝更迭、文明兴衰的进程中起着根本性的作用。明智的统治者对于群众的力量也有清醒的认识,正如唐太宗李世民坚信“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”。这一阶段的科学技术成就,大多来源于广大群众在劳动中总结的经验。蔡伦改良造纸术,即使没有蔡伦,也会有张伦、李伦完成这项工作。国外也不例外,珍妮发明的纺纱机,也并非只有珍妮一人才有可能完成此发明。

上一阶段群众可以对历史发展起到根本作用的原因是,人类科技水平较低,通过较为简单的发明创造,可以极大提高生产力,而这样的发明创造,是可以通过广大群众的力量来完成的。然而,随着工业革命以来人类科学技术的极大发展,人类科技的深度和厚度飞速提升,广大群众在劳动中的改革创新难以在根本上提高生产力的发展水平。为了达到足以改造生产力的知识水平,人类需要花在学习上的时间越来越长。这就限制了群众在本质上提高生产力的途径——接受高等教育、进行科学研究、转化工业成果。这样冗长的知识链,意味着有能力在根本上推动社会发展的人,应该是少数人组成的英雄。

例如计算机之父、计算理论之父阿兰图灵,他对于哥德尔不完备定理的研究提出了图灵机的可计算模型,这是一个天才般的成果,利用这个模型,人们发明了通用计算机,彻底改变了这个社会。

可能有同学有疑问,为什么这样的天才科学家的诞生,不能像蔡伦改进造纸术一样,在历史进程中是必然的。斯言不谬,随着历史的发展,我相信一定有人能够解决这样的问题。但是,这样的等待可能要很久很久。黎曼猜想,P-NP猜想,这样的问题已经百年没有得到证明。而图灵的工作,提出了第三次数学危机的解决方案,这样伟大的发现,理应归功于天才图灵。

人类科学的深度可以用多项式函数来估计,学习到某一领域的边际所需要的时间也是多项式函数。但是科学对社会生产的推动作用,以及解决新问题的难度,至少都是指数量级的。这意味着,如果等待着群众中出现一个人能够解决这个问题,所花费的时间是指数量级的,因此人类生产力发展的速度应该是多项式量级的。但是,正是由于多项式时间的英雄的出现,他们的力量,保证了人类生产力发展的指数前进。能够像这样改变世界的人,必然是少之又少的天才。

由极少数的英雄给人类社会带来的改变,往往超出“外行人”的想象。二十世纪下半叶以来密码学的发展,从根本上重铸了人类对于“可信”的认知。非对称性加密的发明,可以让你以一己之力,抵抗剩余的全人类对于破解你的密码的尝试。而这样的发明,依赖着极深的数学、计算机知识,以及极为宝贵的灵感,是普通人没有可能做到的。然而,如果另一批天才能够将量子计算发展完善,那么这几十年人类对于“可信”的全部认知又要被改写。

如果将群众的全部作用等效为一个合力,那么英雄的作用就是给这个力提供一个杠杆。随着历史的发展,英雄对于历史发展的作用将越来越大。